经济学家解读高科技垄断:分拆巨头解决不了创新窘境

针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举措引发广泛关注,但从经济层面看,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控科技变革方向(www.vrtp.cn)。知名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德隆·阿西莫格鲁撰文指出,大多数市场参与者不得不让自己的产品与科技巨头产品保持兼容,依赖甚至依附于后者,这种业界生态无异于扼杀创新。要确保技术创新能让大多数人受益,更全面的政策途径必不可少。

以下为文章全文:

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的诉讼可能只是个序曲,接下来,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举措也许会密集上演。而对这些企业的权力加以约束,也成为了当下获得民主、共和两党议员一致支持的为数不多的议题之一。

尽管针对谷歌的诉讼集中在“搜索及搜索广告市场中的反竞争与排他性行为”,但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近日公布的长篇报告却列出了决策者关注的其他问题:议员们不仅意识到谷歌在数字广告市场中占据的主导地位,也注意到谷歌据称有意将用户导向对自身有利的搜索结果的行为;此外,他们还将目光投向了在社交媒体领域具有绝对控制权的Facebook以及在零售领域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亚马逊。不仅如此,议员们还盯上了所有大型网络平台潜在的隐私侵犯问题。

然而,科技巨头给经济增长和消费者福祉造成的最严重影响,与其说源于“反竞争与排他性行为”,倒不如说是缘于它们在引导整体科技变革中扮演的角色。

需要注意的是,在科技研发和运用过程中,我们可以对投入的时间、资源和精力进行调整和分配,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既可以加大对有助于管理人员和各类专业人员业务提升的技术的研发,也可以开发能够为低技能工人带来更多优势的技术;我们既可以运用专业知识改进燃煤发电,也可以把重点放在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上面;我们既可以将人工智能的研发重点放在自动化、面部识别以及监测技术的提升,也可以将同样的技术用于提高生产力、增强通讯安全,或是支持基于事实、不受操纵的言论传播上面。

那么,是什么决定了研发的目的和创新的动力呢?

哪些创新方案最受研究人员和企业关注,具体取决于若干因素。毋庸置疑,对于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来说,新技术未来应用的市场大小是企业投资决策的一个重要参考因素。然而,企业对科技的需求、企业的商业模式,以及企业对未来远景的规划,这些因素对科技创新整体发展趋势的影响可能更大。

以上世纪90年代的微软为例,当时的微软凭借Windows操作系统在个人电脑市场独占鳌头,没有任何动力去投资其他操作系统或是无法与Windows兼容的产品。同样地,今天的高科技巨头也不可能推动那些会蚕食其利润的技术,这就和石油企业绝不会推动与化石燃料展开竞争的绿色能源是一个道理。因此,当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Netflix费尽心思去展示在科技领域的领先优势时,更多是因为这些优势符合其自身商业模式和经济利益。

此外,推动这些科技巨头进行科技创新的动力不单单是为了扩大收入和扩展服务,实现公司未来的远景也是促使企业进行科技创新的一个重要动力。每家企业的管理层都会将自身的风格、喜好以及对未来的设想融入到产品创新当中。iPod、iPhone和iPad是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独具一格的创新思路的结晶,这样的匠心独运绝非其他人可以轻易模仿得了的。iPod一经推出即风靡全球,反观微软的山寨版Zune音乐播放器,这个发明已几乎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当然,成功的企业为实现自身远景而付出的任何努力都无可厚非,但如果所有人都围着一家企业的远景来转,那么就可能出现问题。纵观历史,最伟大的科技进步往往诞生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候。

今天的问题,不仅在于科技巨头在行业里一家独大,它们对研发的投入将直接决定行业科技变革的总体趋势。更严重的是,面对这样的局面,除了让自身的产品与大公司的产品保持兼容,市场上其他参与者几乎别无选择,其结果是大多数公司最终不得不依赖甚至依附于这些巨无霸企业。

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估计,少数几家中美大型科技公司对人工智能的研发投入已占到全球总投入三分之二的水平。而这些公司对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也有着类似的看法,认为这项技术应该用于取代人工,实现自动化,并改进监测;不仅如此,它们对高校等机构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毕业生想踏入大型科技公司的大门。如今,顶尖高等教育机构与硅谷之间就如同开了后门:一些优秀的学者常常为硅谷提供咨询服务,甚至放弃现有的工作,直接进入到科技行业。

正是由于科技研发的高度集中,导致我们无法接触到更多科技创新和平台,从这个角度说,垄断所产生的后果要更加严重。一旦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其他的机会就会被隔绝,它们已经被排除在竞争之外。

能源科技的演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放在30年前,温室气体减排还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是今天也依然充满挑战,原因很简单:因为大量资源都投资于化石燃料生产、内燃机车以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上。经过长达30年的政策补贴,以及其他因素的诱导,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才有了今天的成绩。如今,在很多情况下,绿色能源相对于化石燃料的优势都体现得越来越明显。这也从侧面表明,如果获得政策支持,那些更符合社会发展需求的平台能取得何等优异的成绩。

纵然有百利,要改变科技创新路径并不容易,需要多管齐下才有可能实现。对科技巨头市场主导地位的限制固然重要,但是只限制公司规模的大小还不够。虽然Facebook、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等几家公司已占到美股市值的约四分之一,但只是分拆这几家公司,不足以恢复全社会创新所需的多样性生态。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拥有不同发展远景的新公司,政府可能也需要像过去那样,重新成为主导科技变革的掌舵人。

我们现在还有能力改变科技变革的方向,让普通民众和消费者享受到技术变革的福祉,而不是任由科技沦为监控民众生活、夺走人类饭碗的无情机器。只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来源:财经外研社

主营产品:混凝土机械,工程与建筑机械,破碎机,分选、筛选机械,水力选矿机械,分级机械,重选机械,矿用提升设备